汉武帝实行“休养生息”是宰相纷纷自杀的原因?

  汉武帝“功莫大于秦皇汉武",生于公元前156年(景帝前元元年),公元前141年3月21日登基。刘彻的母亲王进宫前曾嫁作金家妇,生有一女。刘彻的外祖母听了算命的话,将她从金家带走,进与皇太子刘启,也就是后来的汉景帝。刘彻4岁被册立为胶东王,7岁时被册立为太子,16岁登基,在位54年(公元前141年3月21日公元前87年3月29日),死于公元前87年3月29日(后元二年二月丁卯日)。

  汉武帝开创了西汉王朝最鼎盛繁荣的时期,那一时期亦是中国封建王朝第一个发展高峰。他的雄才大略、文治武功,使汉朝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,他也因此成为中国历史上伟大的皇帝之一。此外,汉武帝是中国第一个使用年号的皇帝。

  其在位期间,曾用年号有:建元、元光、元朔、元狩、元鼎、元封、太初、天汉、太始、征和、后元。谥“孝武”,葬于茂陵。

  

  《汉书》评叙刘彻“雄才大略”,《谥法》说“威强睿德曰武”,就是说威严,坚强,明智,仁德叫武。在中国历史书内,“秦皇汉武”经常互相衔接。今天我们看他的历史,不能否定他是一个杰出而特殊的人物。他的功业,对中国历史进程和后来西汉王朝的发展影响深远。

  登基之初,汉武帝继续父亲生前推行的养生息民政策,进一步削弱诸侯的势力,颁布大臣主父偃提出的推恩令,以法制来推动诸侯分封诸子为侯,使诸侯的封地不得不自我缩减。同时,他设立刺史,监察地方。加强中央集权,将冶铁、煮盐、酿酒等民间生意编成由中央管理,禁止诸侯国铸钱,使得财政权集于中央。思想上,采用董仲舒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的建议,为儒学在古中国的特殊地位铺平了道路。当然,汉武帝时期,汉朝亦不曾缺少法治思想。在宣扬儒学的同时,汉武帝亦采用法规和刑法来巩固政府的权威和显示皇权的地位。因此,汉学家认为这更应该是以儒为主以法为辅,内法外儒的一种体制,对广大百姓宣扬儒道以示政府的怀柔,而对政府内部又施以严酷的刑法来约束大臣。

  宰相为百官之首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应该是风光无限的。可在汉武帝的手下,当宰相可真是一个苦差事,一个个胆战心惊,有的人听说要当宰相,竟然吓得浑身冒汗、茶饭不思了!

  

  也难怪,汉武帝时期的宰相换了一个又一个,前后竟达十三人之多,除了一俩个人能保全自身,几乎没有好下场,多数人都被迫自杀了,像田、李蔡、庄青翟、赵周、公孙贺等,窦婴、刘屈髦则被处死。

  这要从秦汉时期皇权与相权之间的关系说起。

  我们在影视剧上看到的明代、清代皇帝都很任性,几乎是全国下下,什么事儿都当家,这可是体制演化一两千年的结果,秦汉时期,不是这么回事儿。

  汉代皇权与相权是分离的。行政事务是由宰相负责的,皇帝平时并不过问具体的政事儿。皇帝和宰相手下,各有一套“秘书班子”:皇帝手下有“六尚”,管六种事情,听听就觉得有点手搞笑:分别是吃饭、穿衣、戴帽、座次、洗澡和文书,前面五项都是吃喝拉杂,只有最后的“尚书”跟政事儿沾上点边儿,这“尚书”在当时也只是管文书的小官儿,到后代才演化成了权力人物。再看看宰相手下的“秘书班子”:“十三曹”,这十三个部门管的够全的,什么财政、司法、交通、工、农、兵全部政务,都管了。这两个“秘书班子”,在皇帝那儿,叫内廷,宰相那儿,叫外朝。

  

  按照规定,皇帝不能直接插手政府事务,并不是直接对宰相发号施令,宰相那儿自有一套办事程序。皇帝与宰相的沟通处理事务,是有程序的,中介人是“御史中丞”,这个官儿是御史大夫的副手,而御史大夫是宰相的副手,皇帝安排什么事情,通过尚书传达给御史中丞,中丞汇报给御史大夫,御史大夫再汇报给宰相,一般的政务,宰相想与皇帝沟通,也是反过来走这样的程序。看来,日常的政务并不像电视上演的,皇帝直接坐朝堂中间当总指挥。

  实际上,在汉代最高的行政长官,是宰相,皇帝还真的是“垂拱而治”,不管什么具体事儿。

  这下问题就出来了。在汉代早期,实行“休养生息”的政策,用的是黄老思想,实行无为而治,上面那一套体系很管用,即使是宰相,也不必天天折腾着搞什么新动作,“萧定曹随”,照猫画虎就行了。皇帝自然更轻松了。正是这样的无为而治,才有了“文景之治”,文帝、景帝这皇帝其实还挺好当的。

  到了汉武帝时期,情况大变,国家有了充足的实力,又碰上武帝这个雄才大略的帝王,要干大事情:开缰拓土,打败匈奴。战争要死人,更要烧钱,这一下子要全国动员,各个体系都要变了。这原来的政务处理体系就遇到新问题了。皇帝要办那么事情,总不能大事、小事都通过那个御史中丞来传话吧。汉武帝可不是等闲人物,想办法,扩大内庭的权力,于是在内庭设了大将军、大司马等职务,直接任用小舅子卫青当大将军,去打匈奴,一下子就绕天开了以宰相为首的外朝,在他临死时,把八岁小皇帝托付给原来的“内庭秘书”大司马霍光,用的都是身边人。皇帝“秘书班子”里的尚书,权力逐渐大了起来,可以越过宰相,向外朝“十三曹”发话,传达皇帝旨意。

  

  尽管汉武帝扩大了内廷权力,逐步调整体制架构,但是总的制度体系是从秦朝就延续下来的,整体运作体系也不是一下子就改得了的。于是,皇权与相权之间原本就存在的尖锐的矛盾一触即发。

  要知道,这宰相的行政权力再大,在理论上也是皇帝的副手啊!宰相的官帽儿,可是皇帝给的!当皇帝的,直接插手具体政务,有程序上的不便,如果事情办得不顺,想法落实不了,就把责任一古脑地推到宰相身上,事儿是你负责的,你没办好,自然就问你的责,“责权利相结合”嘛。 达到当天最大量